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企业党建 < 文学艺术
文学艺术
三根麻花
时间2018-12-29    来源河南能源化工集团

  
已届知天命之年对儿时的旧事大都印象不是那么深刻了唯有关于三根麻花的往事就像昨天刚刚发生似的始终让我无法面对那位步履蹒跚年近七十的老人三根麻花的往事成了我一生挥之不去的痛和耻辱也成了我最不愿提及的往事

我生于20世纪60年代末父亲在煤矿工作母亲则在乡下一手拉扯我们?#32622;?#22235;人在那个靠挣工分养家糊口的年代由于劳力少我家是全村有名的缺粮户?#20445;?#27599;年都要靠父亲在煤矿上班的工资到集上采购粮食虽然没有挨饿受冻的经历但物质较现在还是相对匮乏每年难得沾上几回荤腥故对逢年过节的渴?#25105;?#27604;现在的孩子大得多平时偶尔能吃上一个?#36824;?#24680;不得将核也吞下馋?#29028;ܡ?/FONT>

一天我和另外两个小伙伴在街上玩耍忽听不远处传来麻花麻花的叫卖声听到有好吃的来了我们的口水都快要流出来了随即凑到一起嘀咕一番然后狡黠地相视一笑不大一会儿从村西头走过来一个六七十岁卖麻花的老人他肩挑着那种农村特有且极富时代特征的草编带盖草篓篓盖上放着三根麻花算是样品?#25925;尽?#30475;着散发着油香又焦黄的麻花着实让人想吃我们三人走向老人手上捏着因长时间放在兜里而变得皱皱巴巴还舍不得花的一毛钱假装着要买一面?#22987;?#26684;一面试?#23478;?#24320;老人的视线伺机下手可老人似乎很警觉始终盯着我们此时我有些?#20598;保?#35265;同伴与其周旋我横下心伸手一把抓起篓盖上的三根麻花撒腿?#22242;ܡ?#32769;人见麻花被抢挑上草篓颤颤巍巍边追边喊站住站住他哪能追得上我见我越跑越远气得老?#21496;?#30772;口大骂起来我顾不了那么多很快消失在人们的视野中一口气跑回家我自知办了蠢事不敢面对家人吓得钻到床底下躲了两个时辰母亲把我哄出来见我是真正认识到了错误竟一句责备的话也没说

春和景明万象更新转眼到了20世纪80年代国家优抚煤矿工人我们一家也像其他符合条件的矿工家属一样农转非进了城告别了面朝黄土背朝天?#24052;?#37324;扒食儿靠天吃饭的农耕生活有了城市户口吃上了商品粮老一辈尤其是我的奶奶都期望我们小字辈能够有所出息跳出农门过上吃喝不愁的幸福生活每?#38752;?#21040;我们?#29238;?#23401;子淘气不?#29028;?#24565;书就会念叨那句不学好就等着在家闲着吧现在母亲和我们?#32622;ü父?#36214;上了好时候进了城有了老一代人奢望已久的粮本?#20445;?#29983;活有了根本保证奶奶在天上也该放心了

进城后不久国家又相继?#27597;?#20102;企业用工制度优先安排了农转非子弟的工作虽然是协议工但待遇工?#22987;?#31918;食标准一点也不比正式工差我总算子承父业如愿以偿也成为了一名工人工作虽然辛苦但工资相对稳定用当时农村人嫉?#39135;?#37324;人所说的话就是旱涝保收有保障我们全家生活质量大大提升了一个档?#24013;?/FONT>

后来协议工选招?#39029;?#20026;了名副其实的正式工并被抽调到地面工作煤矿相继打破过去用人论资排辈按?#24230;?#37228;的老办法实行了同工同酬的工?#25163;?#24230;我一个参加工作没几年的年轻人拿到了和参加工作三四十年的老工人一样高的工资心中别提多高兴了

2013年河南煤化与义煤公司重组为河南能源我们欢呼雀跃我按捺不住激动的?#37027;?#20027;动请缨再次到最艰苦的采煤生产一线去决心大干一场多作贡?#20303;?#22240;为领导的器重和组织的信任?#19994;?#20219;了采煤队副队长我把过去一?#20804;?#26032;归零依然保持那股拼劲靠前指挥力争多出煤出好煤收入比之前又高了许多继而又在鹤壁新区购置了大房子全家人喜乐融融美不胜言

后来组织又任命我为党支?#28212;?#35760;我的劲头更足了累并快乐着夕日的梦想一步步成为?#36136;担?#32654;好生活犹如芝麻开花节节高

如今我们又跨入了新的时代新的时代必定有新的作为新的未来河南能源二次创业的征程已经开启我坚信我们的好日子还在后头呢

你们赶上了好时代奶奶的话始终在耳旁回响如今温饱早已不是问题人们由吃得饱向吃?#29028;֙?#21507;得精吃得健康逐步转变更讲究养生与原生态各种副食小吃丰富多样应有尽有我的孩子再也不用也不会像?#19994;?#24180;那样去做偷抢人家麻花的蠢事了

王好业鹤煤十矿

Dzͼ